南京市文广新局
首页 > 文化建设 > 文化产业 > 产业信息
揭秘横店:群演需领证、场地要等20天,剧组们为什么还要去?
发布日期:2017-09-04  作者:  来源:  审核:  视力保护色:

  8月22日是横店集团又一个值得铭记的日子。今天上午从北京传来喜讯:横店影视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顺利通过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发行审核委员会审核。据悉,横店影视股份有限公司拟发行新股不超过5300万股,将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 

  
 

   

  这里,本无名山胜水,无先天资源,全靠后天创造,抓住一切与时代接轨的契机。 

  横店,是影视拍摄基地。但其实,也是主题乐园。 

  在横店,旅游和拍摄不分彼此。它和迪士尼、环球影城有相似处,又有不同处。围绕影视,横店正在铺开一张全产业链打通的生态网。 

  它或许是中国本土主题乐园的异类,更或许能成为未来的某种文化发展指向。 

    


   

无名山胜水

  只能靠后天创造 

   
 

  深夜11点,横店街头人声鼎沸。 

  一干小店未打烊。奶茶铺门口排队依旧。绝味鸭脖的柜台边,忽然从黑暗里伸出一只手,套着长指甲,接过几大盒鸭脖,一眨眼就消失在路边房车前。隔壁的麻辣烫10元足够1人饱腹,午夜照样满座。 

   

  远处,影星酒店的外墙灯光高悬在夜空;近前,摇摆车头的摩托、房车、三轮,及数不尽牌子的红色汽车尾灯,此起彼伏,与乌压压的人群,一起攒动在街头巷尾。    

  简直不像在深夜。    

  万盛街,是横店主要的步行街。电影元素的公交长凳上,光膀子的年轻人或躺或坐,透过拱形的站牌柱,还能看到“东方红”“花样年华”等店招字样。 

   

  有人在街心拨弄吉他唱歌,有人在为游客画人像。走着走着,看到游客拍照,犄角旮旯里会忽然有人蹦出一句:“帅哥美女,也给我们照两张呀。”    

  即便不在影视园区,横店依然处处是戏。每一根路灯杆,都挂着各色电影海报,不重样。路牌,仿照上世纪电影里的式样。店名,常取自影视。    

  老宋烧烤、野店餐馆、老沈推拿、月娥羽绒服、大城小厨、萝卜丝饼店等一批小店,因明星剧组光顾美名在外。    

  但这只是1.0版,如今的2.0版,是明星们自己在横店开店:杜海涛的面馆、郑爽的炸鸡店、钱泳辰系列餐饮店、林峯的酒吧、赵丽颖等合开的烤鱼店、阮圣文等合开的湾餐厅……倒下一批、再起一批。    

  难以想象,20年前,这里只是浙江东阳的一片荒山,寸草不生,仅有几个村庄。    

  1995年底,谢晋拍摄历史大片《鸦片战争》,苦于找不到拍摄基地。横店得知后,愿意为谢晋重建一条“南粤广州街”,街上要有100多栋房子、1条珠江、1座塔,3个月内完工。  

  这项几乎不可能的任务,横店完成得很漂亮。东阳自古出工匠,120支工程队同时进山,日夜交替、风雨无阻,广州街终于按时交付。    

  1997年,陈凯歌拍摄《荆轲刺秦王》,精心准备了4年。剧组设计师们用4年时间,画出了宏伟的秦王宫图纸,却苦于无法变成现实。    

  谢晋把横店介绍给了陈凯歌。秦王宫,占地800亩,建筑面积11万平方米,是一场更辛苦的战役,横店最后用时8个月,再现图纸上2000多年前的巍巍宫殿。 

   

   

   

  当时,剧组美工师简直不敢相信,笔下气势磅礴的勾画,原来真能实现。皇城古道,梦回秦汉。美工师站在秦王宫门口,当场涕泪交加。    

  横店,无名山胜水,无先天资源,只能靠后天创造,抓住一切与时代接轨的契机。 


   

标准横店说了算

  
 

  至今,横店已聚集了871家影视企业、518家艺人工作室,累积拍摄影视作品1800多部、48000多集。尽管非议从未停止,但客观上,横店确实已成为中国规模最大、要素最齐全的影视产业基地。    

  做到这一步,当然并非偶然。    

  2001年,殷旭来到横店影视城,担任了13年的董事长和总经理。    

  刚接手时,剧组拍摄矛盾不断。群众演员大多是村民,这个村的人不允许去那个村拍戏。某些村民偷懒,说好又变卦不去。某些剧组不上道,不给村民演出费,杀青后偷偷撤走。抢人、抢场地、抢资源。各剧组之间、各村民之间还有“内部矛盾”。横店影视城每天像居委会大妈一样,疲于应对各种无止尽的麻烦。    

  于是,殷旭从管理制度上想了一套解决方案:成立群众演员公会,作为第三方平台。剧组拍戏,先签协议,付保证金。而群众演员,不再直接从剧组领薪,统一由公会发放工资。    

  想当群众演员,首先要到群演公会办证登记,有证才能去演戏。公会平衡多方利益后,定期制定一套详细的群演价格表,细致到演磕头多少钱、哭一场多少钱、摔一跤多少钱。    

  由于北漂还是一个松散的群体,所以横漂的演员公会,直接决定了中国群演的价格。    

  只要我们横店不涨价,中国的群演就不会涨价。”殷旭说,因此,他一度被戏称为“中国最大的‘群头’”。 

   

  比演员更难管理的,是场地。拍摄场地只有1个,10个剧组同时申请却是家常便饭。周丰来刚接手场地管理的时候,面临的就是这样的处境。    

  秦王宫华阳台、府邸等,每个古装剧组几乎都会申请。怎么办?周丰来要求剧组把各自的美术效果图拿来,放桌上比对,哪些景各剧组可以共用,哪些拍外景的时候,其他人可以拍内景。   

  有的剧组人员,第一次和他打交道时还想唬他一下,号称自己多少投资,需要搭建一个多大的场景。    

  “不用和我谈制景,我想都想得出,你们会怎么制景。”每到这时,周丰来立马打断对方。已经有上百个剧组和他谈制景,如今只要把图纸拿来,他扫一眼,就能脱口而出,制这个景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有一年春节后上班,周丰来发现场景表已经排到了第二年,意味着这1年可以不用干活了。但这样不好,他立即召集相关人员开会,场景表全部擦掉,规定只能排1个月的景,下个月不能排。   

  结果每到开始排下个月场景的那天,周丰来的办公室简直人山人海,40多个剧组的人员跑去找他排景。他得从早上8点一直商量到晚上12点,上厕所和吃饭都没时间。整条走廊充满吵架一般的喧闹声,堪称公司一景。    

  后来不得已,每个剧组按序领号,一个个进办公室谈。有同行便来嘲笑周丰来说:“你凭啥这么牛?找你排个场地还要取号等候?”    

  2014年,横店影管公司终于想到了更好的管理方法,所有场景最多只排20天,不管剧组是否接下去还用,先切断,超过20天的择日另排。如此,剧组当天来,能保证第21天排上景。随到随排,再也不需要集中在同一天包围周丰来的办公室。 

   

  这里每天有5000多名群众演员在拍戏,登记在册的约48000名,很多人来来走走。未来,横漂办证会分得更细,只呆30天,办一个临时群演证。长期在横店拍摄,还需要体检,合格才能领证。电脑系统上,最近一年拍戏超过100场的,会跳出一份名单,设定为活跃人员。3个月没演过1场戏的,设定为沉默人员。管理更加精细化。    

  有剧组制片人抱怨,在横店拍了十几年戏,实在看腻了,想换个地方拍戏。然而真换地方以后,发现没有管理,啥事都让剧组自己协调。有一回,一位老总收到一条微信:在横店时老哭爹骂娘,嫌你们这个那个,可一旦离开横店,又觉得还是横店好。    

  如今,横店影视城主导制定的《影视拍摄基地服务规范》已被列为国家标准进行推广。也就是说,比造建筑更值得注意的是,横店在输出标准、制定游戏规则。 


   

表演借鉴全世界

   
 

  广州街的水面上,几艘游艇你追我赶,翻滚倒立,岸边炮火轰鸣,铁架倒塌。    

  这里正在表演《怒海争风》,讲述警匪海战的故事。上万名游客座无虚席,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水面上真实的枪战、爆破、游艇、飞行器、威亚打斗……各种影视特效在现实里上演,观众发出阵阵惊呼。 

   

   

   

  来过横店的人大多认为,横店主要看秀。明清宫苑的《紫禁大典》,用多媒体效果讲了紫禁城的故事,清明上河图园区的《汴梁一梦》、《游龙戏凤》把水幕、特效、舞蹈、杂技融入了历史故事中。每一个主题园区,都设计了大大小小的表演秀。它们有的注重特技,有的注重舞美,有的注重影视特效。 

   

   “基本从影视中吸收灵感。”横店影视城艺术团负责人潘忠伟说。    

  影视里的特效,靠后期剪辑呈现,然而给观众看一场现实里完整不穿帮的秀,则是另外一回事,所以尽管剧组人才济济,但是横店的演艺秀全靠自己摸索。    

  第一步尝试,始于张艺谋拍摄《英雄》。当时,横店影视城灵机一动,请求剧组把秦王宫棋馆比剑的场景道具全部保留,琢磨就在此地真实表演一场“比剑”给游客看。  

  那时,演艺团刚成立不久,没有经验,也缺乏专业设备,大家用各种菜刀、水果刀、厨房工具,叮铃哐啷,录制比剑时的声效。表演时,两位演员吊着威亚打斗给游客看。一经推出,反响很好。    

  又比如,梦幻谷景区两台灾难秀。《暴雨山洪》中,三五百吨水从山顶滚滚而下,水珠直接飞溅到游客身上,夏季版《暴雨山洪》末尾,所有穿泳衣的游客一起在水中泼水嬉戏。 

   

  在另一场《梦幻太极》表演秀里,有一个场景是火山喷发。山头上,汽油弹组成的火焰在游客面前阵阵轰鸣,观众席都能感受到热浪翻滚。空中威亚吊的不是人,而是一朵云、一只笛,作为布景缓缓飞过,营造仙境般的舞美效果。 

   

   

  明清宫苑里的《八旗马战》表演,主要是马上特技。《游龙戏凤》还用到了全息立体影像。 

   

  殷旭和潘忠伟常带领团队去学习世界一流的表演秀。有一次在拉斯维加斯看演出,住了4晚看了8场秀,怕隔天忘记,每天晚上一到酒店,殷旭立即召集团队成员深更半夜开会,每个人都要写演出感受、提改进方案。  

  所以,环球影城、迪士尼巡游、拉斯维加斯秀舞,还有全世界各种知名的表演,每看一次,横店艺术团都要自我革新一回。 

         如今,中国主题乐园的演艺标准,横店也参与制定。比如一场演出,场地多大规模,需要配备怎样参数的音响设备才达标;创作剧本是否契合乐园主题;舞台离观众有多少距离,演员必须身高多少以上才行,等等。    

  比起迪士尼、环球影城,我们也有源源不断的影视IP资源,就看未来如何挖掘。 


   

面向未来的影视生态

  
 

  2014年底,尔冬升来横店拍戏。拍着拍着,对横漂的生活大感兴趣,自己投资、编写、拍摄了一部描写横漂的电影《我是路人甲》。    

  最终票房不佳,但口碑不错。许多网友感慨,看得动情,也对横店有种画卷般的生活想象。         横漂和游客,共同构成这里的烟火气和文艺范。    

  现在,游客也可以体验拍戏。横店影视城推出了《为游客拍电影》项目。有年轻人愿意花3000元,给自己拍一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歌曲MV,有企业组团前来集体演一段古装视频…… 

   

  未来,横店还有很多计划: 

  它正在搭建全国规模最大的智能摄影棚。有智能数字棚、水下摄影棚、外景海滩等,以接待更多剧组,适应这个时代; 

  体育也在慢慢渗入,横店马拉松已经在浙江打响了名气。一些体育场馆正在动工; 

  广州街在改造,假建筑改成真商铺和民宿; 

  还有新的园区梦外滩正在进行中,模仿上海解放前的外滩景象。据说游客们可以在外滩的房子里参观、闲逛,同时透过窗户看剧组拍摄外景。    

  世纪之初时,烧钱建造影视城,周围无人理解,所有人都觉得横店影视城“疯了”。有人质问,仿古建筑怎么赚钱?有人说,这是假大空,是中国山寨鼻祖。而如今,它走出了自己的路。   

  《我是路人甲》的电影开头,司机给初来乍到的横漂指路说:  

  在中国能叫上名字的导演都在这拍过戏,留意你身边每一辆擦身而过的车,都有可能是明星车。 

   

   

   

对话

  记者:您觉得有哪些因素促成了横店的发展?
   
 

  殷旭(横店集团影视旅游行业副总裁):首先是一种机制。作为民营企业,决策高度集中,当年做影视城的时候,周围人都反对,但只要老板一个人坚持,就能一直坚持,不受外界影响,不受考核干扰,在前期没有效益的情况下,依然对产业的发展有持之以恒、执着的投入。这个取决于创始人的眼光和实力。    

  第二,有一个好的团队,高效运行,不断创新。抢得先机以后,我们没有停下脚步,今天我们还在打造智能化摄影棚,来应对新的影视热潮。    

  第三,横店所在的东阳自古出工匠,为打造影视城、仿古建筑提供了人才。而苏浙沪又是商品经济高度发达的地区,外围采购非常便利,义乌离横店很近,影视拍摄需要的各种物品,都可以在义乌小商品市场买到和定制,不用在全国各地跑,还有杭州、温州等,这些地方的商品经济都能支撑横店。    

  或许别的地方可以花更多钱,造更大的景,但是不可能同时在周边再造一个义乌、杭州、温州。这是我们无形中的外围支撑。
   
 

  记者:你们特别注重管理体系,甚至对外输出标准,当时是怎么想到的?
   
 

  殷旭:实际上影视管理的“游戏规则”是我们在制定。近几年,横店直接参与编写了国家影视管理规范。别的地方想要再造新的影视基地,用的依然是横店标准。    

  未来,我们还想打造工匠的管理标准和体系,为不同种类的工匠制定水平等级。横店无意中已经形成一个工匠群体,现在全中国影视行业的美工师,手下的工匠队伍大多是从横店带出来的。下一步,我们想提高工匠的技能和地位,让新的一代愿意学这门手艺,那就需要工匠的标准体系。    

  此外,仿照群众演员公会的路子,我们也想平抑演员的市场价格,正在商量打造演员经纪公司,为剧组提供更多合适的演员,不光是群众演员,还有科班出身、但缺乏机会的新面孔。特别是新入行的剧组,投资实力还不强的时候,我们可以给新手提供这样的平台。    

  在标准化的道路上,影视行业及其衍生出的整个业态,还有许多空白处大有可为。
   
 

  记者:据说你们想把横店打造成中国版好莱坞。现阶段,你们觉得与好莱坞的差距在哪里?
   
 

  殷旭:为什么洛杉矶能成就好莱坞,因为它有完整的产业链,比如集中了编剧、投资、制作等各种平台,拿着本子来,可以找到投资人、导演、演员。那里已经形成了一个生态部落。    

  而中国影视行业,目前大量编剧还在北京和上海。创作、运作、筹备一直都在北京、上海,直到拍摄环节才来横店。    

  横店未来的目标就是想打造一个全产业链的生态。比如说,培养人才梯队,横店的影视学院未来将要升格为横店电影学院,与北京电影学院不同的是,我们更注重器材、美工、道具、后期特效、服装等人才培养。  

  中国再也找不到这么好的实习基地,学生可以一边上课,一边实习,为剧组提供科班出身的道具师、化妆师、服装师、制片人、后期特效人才等。形成这样一个生态部落,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横店要走的路还很长。
   
 

  记者:许多人以为横店只是影视基地。来之前并未想到,你们场地免费提供给剧组,主要靠的是旅游收入,也就是说,横店是一种另类的主题乐园。
   
 

  殷旭:我们一直提出一个口号:“影视为表,旅游为里,文化为魂。”影视IP源源不断为旅游提供新鲜的文化元素,我们的旅游产品就有了深厚的基础。    

  比如拍了《甄嬛传》,游客就想去拍甄嬛的某个凉亭看一眼;拍《英雄》,我们开发出了棋馆比剑的表演。 

  迪士尼不也是如此吗?他们也是运用动画、电影IP,为游客再现屏幕故事中的场景和角色,比如星球大战、明日帝国等,用影视不断创造旅游产品,道理是一样的。
   
 

  记者:影视开发上,您认为横店目前的短板是什么?
   
 

  殷旭:我认为是影视IP延伸出的文创产品。去年我们专门成立了文创公司,已经制作了一千多件跟影视剧里一样的“同款”,还有横店特有的保温杯、雨伞、仕女图矿泉水等。其实2002年起剧组来横店拍摄的协议中就有一条:横店可以用剧组的剧名、角色造型、剧中款式,不算侵权。    

  未来,如果有些IP文创产品市场反响很好,我们还可以与剧组进一步签订排他性协议,独家授权给我们开发。
   
 

  记者:横店的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殷旭:旅游发展到最后,必然得走观光、休闲、体验复合型的路径。演变到今天,靠大自然山山水水,游客们走马观花,看一下建筑外观,已经远远不行。最好来了这里,游客能有一场深度体验。    

  比如绕着秦王宫跑马拉松跑得汗流浃背,去山上采摘蔬果满载而归,去厨房学一天满汉全席的厨艺,或者去体验群众演员拍一天的戏,再结合凉亭里坐下喝茶,唐宋画舫边聊天等休闲。随着影视的无穷无尽,我们的旅游产品开发也无穷无尽。 

  
 

   综合来源:看横店、上观新闻等 

          转自:文化产业月刊


上一篇:

下一篇: 聚焦丨中国出版登陆A股,还有哪些出版企业在排队上市?